【二外津田老师漫谈】一个日本人眼中的北京10年

人民网日文版 2020-05-17 11:32:21



自从2004年阔别东京来到北京,一晃已经过去了11年。回首这些年,北京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变了、领导人变了、环境变了、人、文化都变了。

北京街道的变化不言而喻。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政府大力整治城市环境之后,北京的街道一下子有了现代的韵味。虽然对我这个喜欢古香古色环境的人来说,老城区和胡同的拆迁令人感到遗憾。不过,如果有人问我:“把日本那些古老的居民区和长屋(译注:日本关西地区的一种传统住宅形式,大约4米宽为一户住宅,连续排列而成)都拆掉的话不会觉得可惜吗”,我或许会想:“没有几个人喜欢住在既没有厕所也没有私密空间的、冬冷夏热的长屋里,拆掉不过是大势所趋”。

这十年里,胡锦涛将中国领导人的第一把交椅交给了习近平。一些时常唱衰中国的日本人,不但没能如愿在这十年看到中国经济崩溃、社会动荡,相反,中国却在不断发展,领导人也是一如既往地优秀。作为失去了20年的国家的一员,我的心情很复杂。

再说说中国的环境。最开始来北京的两三年时间,我被“春姑娘”的黄砂折磨得要死要活。无论是进到呼吸道还是眼睛,都会出现过敏症状——眼周嘴周或局部发红,着实让我一筹莫展。不过这几年黄砂不再光顾北京了。可惜好景不长,它的接班人很快便上岗了,它的名字家喻户晓——雾霾。

这几年人们的思想也是变了许多。与年龄差上10岁的人交谈,会发现从文化背景到想法、价值观等等与我截然不同。因此,中国人给不同年代出生的人也分别起了名字——70后、80后、90后,看来,有这样感受的人不止我一个。

细数种种,最令我感动的可谓是整体素质的提高2004年初到北京之时,等车、银行办手续都没有人排队,大家你争我抢,推推攘攘。不光等上车的人不排队,也没有让下车的乘客先行的意识,严重的时候车上的人还没下来,上车的人就已经开始往上挤了。再有就是乱扔垃圾的问题。当时中国人民大学附近的道路,一到晚上就变成了垃圾场,还有人随地吐痰,看得我都不好意思。

而最近再去乘坐地铁,人们已经开始自觉排队了,而且会让下车的乘客先行。遇到老人或小孩也会主动让座,这一点比日本做的要好很多。北京市民的素质在08年奥运会过后有了很大的提高,沙莲香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社会心理学家)的文章里也如是说。我想,这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政府的教育、引导不无关系。走在街上,已经很少看到随地乱扔垃圾的人了,不过希望道路整洁之后,不要迅速沦为巨大的停车场才好。

我问过日本的叔叔,原来日本在70年代的时候也不曾有排队的习惯。路面上违规停车的现象也很多。真是应了管仲的那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经济发展带来的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日本也都一一经历过。好也罢,坏也罢,日本缓缓走来的这一路,中国正在快马加鞭地疾驰而来。这可能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吧。希望中国继续不断前行,无论在环境方面,还是国民素质方面,都能赶上日本,超越日本。

北京地铁最近也装上了安全门,防止乘客失足掉进车辆和站台之间的缝隙。而日本只有一部分线路装了安全门。看,某些方面中国已经超过了日本,不是吗?可笑的是,人们对变化的认识往往跟不上现实变化的脚步,在日本人尚未意识到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时,就注定了日本已经处于劣势,被中国领先。

想当年我未到中国的时候,“中国不能容忍别国的批评,中国是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之类的言论在日本不绝于耳。而来到中国以后,我觉得事实并不像他们宣扬的那样——中国对不同的声音很有包容力。我之所以认为“中国伟大”,是因为她可以抛开狭隘的个人感情,虚心地不断学习。对日本也是如此。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社会方面,中国都能站在国家层面上认同日本的优点长处,研究日本的成功与失败之处。我想日本迄今为止恐怕没有这样研究过其他国家吧。

想看津田老师的日文文章?请戳阅读原文~~

人民网日本频道


本微信号内容均人民网日文版独家稿件,转载请标注出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