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以朋友的名义爱过一个人

诺然yz 2020-10-16 13:16:32


婚礼进行曲响起的时候,我看到西装革履的宁远,还有挽着宁远笑的很幸福的新娘。


男才女貌,一对壁人。


“嘿,你是林诺吗?”


我在心里默默祝他们幸福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熟悉的一个声音。


我抬头一看,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齐耳短发,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很漂亮。

“这么多年,你真是一点没变啊,夏玲。”我微笑的回答她。


“不,有一点变了。”夏玲看向不远处的宁远,她的脸上带着笑容,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记忆把我带回到那年夏天,我如愿进入那所省重点高中,夏玲是我读高中时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她是文娱委员,会唱歌会跳舞,多才多艺的样子。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很优秀了,我是那种成绩中等,没有什么特点的普通学生。可这并不能妨碍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在我的记忆里,夏玲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柔,善良。


宁远是隔壁班的班长,长的很好看,自带光芒的那种。


我认识他是因为夏玲,夏玲拉着宁远对我说:“林诺,这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的父母是同事,我们家住在同一个小区。”


我说:“天呐,你竟然和男神是好朋友!”


夏玲羞涩的笑了笑说:“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了。”


我激动的说:“那你们就是青梅竹马咯。”


那时的我很纯粹,我一直都相信男女朋友之间都有纯友谊。就像夏玲把我拉入她和宁远之间,我们变成了三人行。


我们会一起复习功课,周末也会一起去市中心吃吃喝喝,十足的好朋友,一切看上去就十分美好。


虽然很多人说:“宁远,你天天和两个小姑娘混在一起,你不无聊啊?”


宁远会霸气的回一句:“无聊什么?她们俩是我的兄弟。”


宁远不只一次说过,夏玲是他的兄弟。他去网吧打游戏,替他打掩护的永远是夏玲;他作业没写,替他补作业的也是夏玲;他做错事,夏玲永远会去他家替他说好话。


夏玲对宁远很好,那种好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她乐此不疲。



高二的元旦晚会,听老师说男主持人已经定好是宁远了,女主持人没未确定。也许是夏玲,也许是隔壁班的文娱委员。


夏玲说:“诺诺,我真的很想争取这个机会。”


我说:“为什么?谁当主持人不都一样吗?”


夏玲说:“不,这不一样,因为宁远是男主持人。”


夏玲的脸有点红,她的声音因为争执而提高了几个音贝,同学们纷纷看向我俩。


夏玲说:“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当这个女主持人。”


她的声音里透着坚定,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们之间好像不一样了。就好像我一直以为夏玲和宁远真的只是好朋友,也许宁远是这样想的,但夏玲绝对不是。


元旦晚会那天,夏玲穿着白色小礼服浅笑安然的站在宁远身边。我从夏玲脸上看得出这一刻,她是满足的。


那时,我的心里萌生出一种想法,夏玲和宁远看上去是多么般配,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在一起呢?


元旦晚会后,男女主持人在学校变得小有名气。宁远的追求者日益增多,正处于青春期的他,荷尔蒙旺盛,多多少少会对一个姑娘动心吧。


宁远对夏玲说:“玲子,帮我个忙啊?”


夏玲开心的说:“好啊好啊。”


宁远说:“帮我追于婷。”


于婷就是隔壁班的文娱委员,被夏玲挤下去的那个主持人。


夏玲的笑容僵在脸上,她说:“好啊。”


此后,夏玲不断的拉着我和于婷拉近乎,在她再一次挽着于婷的手去食堂吃饭时,我对她说:“夏玲,你不累吗?”


夏玲的脸上透露出一点尴尬,不过很快用笑容掩饰住了,她总是这样掩饰自己的情感,所以只有我发现了,夏玲喜欢宁远,一直都是。



在夏玲的撮合下,宁远终于和于婷在一起了。那天,夏玲去剪了一个和于婷一样的齐耳短发,她问我:“诺诺,我比于婷好看吗?”


我说:“你比她好看,不过你还是输给了她?”


我说:“你一直都喜欢宁远吧,你喜欢他为什么一直不说,你知不知道,有些机会是靠自己争取的。”


夏玲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她突然哭了。我连忙向她道歉,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替你感到惋惜,因为我一直觉得你和宁远站在一起很般配。


夏玲沉默了很久,她才对我说,原来很早之前她就表白了。她很聪明,她选择在愚人节那天表白,就算被拒绝了还可以说句愚人节快乐。


她对宁远说喜欢后,宁远说不可能吧,我一直拿你当兄弟啊。


她面不改色的说:“兄弟,愚人节快乐。”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同一个澡盆里洗过澡,睡过同一张床,见过彼此流鼻涕的样子,彼此的家长都定了娃娃亲。


进入青春期的青梅竹马,青梅比竹马早熟,所以青梅先动了心,竹马却始终把她当朋友。


宁远和于婷感情很好,每个周末,宁远不再和我们去市中心了,他身边的兄弟换成了女朋友。


夏玲每次都替他打掩护,夏玲告诉宁远,于婷生日快到了,于婷喜欢hello kitty,于婷不吃辣……


她把她对于婷的了解都告诉了宁远,我曾不只一次嘲笑她:“夏玲,你简直是圣母玛利亚。”


我每次都故意气她,她总是不在意。不管我怎样说,她对宁远的好,一如既往。


高考后,我去了C城,我问夏玲填了哪所学校?夏玲说宁远好像要去B城,不出意料,夏玲所有的志愿都填了B城。


我和夏玲保持着电话联系,分享彼此的生活。从夏玲那里知道宁远和于婷分手了,我说:“把握好机会啊。”


本以为夏玲终于可以和宁远修成正果时,宁远又有了新的女朋友。一直到大学毕业,宁远陆陆续续换了很多女朋友,但是他的女朋友始终不是夏玲。


夏玲一直陪着宁远,对宁远好,以好朋友的名义。她从不抱怨这种好得不到回报,她爱他,所以她愿意。


慢慢的,我和夏玲断了联系,我对夏玲能否和宁远在一起再也不抱有期望。


夏玲就像许许多多爱情里的傻姑娘,只愿付出,不图回报。我不知道宁远到底知不知道夏玲喜欢他,也许他的智商真的很低,所以才一直把夏玲当好朋友。

其实我情愿相信宁远智商低,至少这样,对夏玲公平一点。



“林诺,想什么呢?”夏玲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回来。


我盯着夏玲,努力想从她脸上看到一点掩饰,我甚至做好准备和她一起抢婚。

“玲子,什么时候行动?”我说


“诺诺,行动什么啊?”她说


“抢婚啊,不然你来参加他婚礼干嘛,换我早躲家里了。”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抢啥婚啊,对了,我有男朋友了,他叫何俊。”夏玲嘴角的梨涡很美。


当夏玲把那个叫何俊的男人拉到我面前时,我认真的看了他一分钟,嗯,和宁远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不过倒也配的上夏玲。


宁远和新娘交换戒指后,我看到夏玲由衷的鼓掌,也许青春里的那段感情她放下了吧。


回家后,我看到夏玲更新了一条动态,她说:“你是我青春里所有的记忆,我曾经以朋友的名义爱过你,很多朋友说我傻,其实爱过你,我不后悔。”


我正在心里计算夏玲发的这段话对何俊的杀伤力是多少时,又突然发现打开动态后还有一句话。


感谢你没有接受我,我才会遇见何先生。


-END-












诺然yz


简书签约作者

有颜任性的姑娘,喜欢胡歌和写故事。

生活有时会有负能量,而她能带给你正能量。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