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乐新芽|人物专访:飘色艺术团团长——杨荣进

怡乐新芽 2020-07-31 13:46:02


访

杨荣进
飘色艺术团团长


      与杨团长的初次见面,是在我们正式开始调研的第一天。
      杨团长不仅是艺术团的团长,同时也是梅岭社区的副主任。虽然他平时事务繁忙,但仍然在我们团队调研期间积极配合我们的计划安排,尽可能的为我们的工作提供最大的帮助。杨团长一点“官架子”都没有,总是耐心的解答我们有关飘色的任何问题。在接触交流中,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团长对飘色这一民间艺术文化的热爱和把飘色的传承当成自己的事业的强烈责任感。
      在梅岭飘色艺术发展上,团长最具有发言权。因此,我们也对杨团长进行了采访。

关于飘色团的成立与发展

新芽:“当时是怎么成立这个艺术团的?”

团长:“其实原来没有‘飘色艺术团’这个名称,1989年以后,慢慢有飘色团的名称。文革以前就有飘色了,每到春节做年例的时候,都会结合别的民间艺术一起做巡游。文化大革命时期停顿没有继续,到1979年以后才慢慢恢复。”
“飘色最开始是从梅菉做年例开始流行,后来逐渐接受其他农村的邀请,发展到各个农村去。慢慢的不断接到邀请去各地巡演,就这样逐渐形成了团。前后历经10年,在吴川逐渐形成了具有组织性,行动有效性的飘色团队。”

新芽:“飘色团正式成立以后,有以艺术团的名义参加过哪些大型的表演吗?”

团长:“在1991年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晚会,并向全国电视转播。前后6次过香港,2次去北京。从原来在家乡搞,逐渐的推广出去。其实形成一个组织以后,人家就好邀请你了,机会也慢慢的越来越多。”

飘色艺术团的成立与发展


关于飘色团的
管理模式

新芽: “我们知道好几个社区都有飘色,梅岭飘色团是以居委会为主体的,这样与别的飘色团相比有些什么优势吗?”

团长:“梅岭以居委会为主体,由居委会领导,人员就比较听从指挥和安排。梅菉头、隔塘,以理事会,即以庙会,在庙会里选一个人做领导,他们接受别人的邀请出去巡游时比较注重吃住方面,不满意的时候甚至会抱怨,骂骂咧咧。这样的管理不太到位。
以居委会党支部集中管理就比较好。比如参加香港回归10周年的巡演,在排队时有人派发邪教组织的传单,还不停的塞钱给我们,但是我们团队的人看都不看。2014年去新加坡参加巡游也一样的,整个团队精神饱满听从指挥。领导都知道这些事,并且致电表扬了我们。一个好的管理体制,好的精神面貌,可以帮助我们打通飘色在国内外的发展道路,把文化发展出去。

飘色艺术团的管理模式


关于飘色发展的难题难点

新芽:“飘色的发展上都遇到哪些问题?”

团长:“首先第一点,独生子女给飘色演员筛选带来了困难。有的家长不是很乐意,一来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二来也怕耽误学习。
再者就是在培养下一代飘色传承人上。黎明老先生(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讲话,手脚都比较困难。培养接班人,不仅要懂得设计,还要懂得结合音乐、美术、魔术、杂技、力学
第三点就是资金问题。目前当地政府没有什么专项资金支持,艺术团的资金来源于参加各种巡游的报酬,‘以艺养艺’,基本上每年末也不会有什么结余,收入多少全都投入到飘色中,有时候甚至要倒贴钱。
 

飘色发展的难题难点
       采访的最后,杨团长表示了以他为主要领导的飘色艺术团的决心和意志:让国内外广大人民认识到飘色,将吴川飘色推向世界各地!这是杨团长以及前几任领导者的雄心壮志,更是广大飘色民间艺术人员的美好心愿。


忘不了 杨团长为我们奔波的背影
忘不了 杨团长讲到出国巡游时脸上自豪的神情   
忘不了 杨团长字里行间对飘色的热爱


|Elebud|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