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访】男儿巧手植“鲜花” “京花”绽放引蝶舞

海峡两岸艺术之窗 2020-11-20 13:24:59

       在北京地坛公园举办的“文化遗产日”宣传活动中,我们看到了一枝枝含苞的玫瑰、娇贵的牡丹,无论你近或远看都鲜艳欲滴,然而这些都是出自绢花艺人、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民间艺术家、“花儿金”第五代传人金铁铃的巧手制作。

  


       据记载,绢花的制作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资治通鉴》就有关于隋朝皇宫中“宫树秋冬凋落,则剪彩为华叶,缀于枝条,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的记载。民间也有这样一个传说:唐玄宗的宠妃杨贵妃额角上长了一个疮,愈合后留下一块小疤,为了遮盖疤痕,杨贵妃便在头上斜插一支鲜花,谁知竟显得更加俏丽。但鲜花戴不了几个时辰就蔫了,而且到了冬天找朵鲜花又十分困难。一位心灵手巧的宫女,用绸子、绫子扎成假花,给贵妃戴在头上,更增添了姿容。此后,妃子、宫女们也竞相效仿起来。后来这种风气又从宫里传到民间,成为习俗。  

       

       自元明清以来,北京作为皇都,便自然成为全国的绢花制作中心,绢花由绢、绸、纱、绒等制作的工艺品,因出自北京又称为“京花”,而崇文的花儿市又成了“京花”的集散地。康熙盛世时,花市一带的花庄、花局、花作及住户营花者约占一千户以上。当时的花行出现了“花儿金”、“花儿刘”、“花儿高”等著名人物。

  



       “花儿金”的创始人金桂,满族,生于清代晚期,以做京花为生。他的绝技是以绫、纸、通草为原料,世上有什么花,他就能做什么花。而且形象逼真,已达到乱真的程度。后来被宫廷选中,为太后、皇后及公主们做凉板头上的饰花及压鬓花,因此,“花儿金”的美誉名声大振。到了金玉林已是第四代传人了,他既继承传统,又勇于创新。时值民国时代,洋人订做月季花,他用洋缎做出了新式月季,令洋人大为赞赏,从此开辟了胸花品种。新中国成立后,金玉林创作了前人从未做过的悬崖菊、藤萝架、梅花,雅致大方;制作的室内盆景,远销国外,为国家创汇扬名,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做的绢花组成的大型花车,多次参加国庆游行,其代表作有《十丈珠帘》菊花,高近一米。  


 


       在金玉林的子女中,真正继承“花儿金”绝活的当属他的四子金铁铃。金铁铃算是“花儿金”的第五代传人,他自幼跟随金玉林学做绢花,对制作中的凿、染、握、粘、传五道工序尤为精通。1978年进入北京绢花厂,任设计组组长,由于他技艺精湛、善于创新,其设计的作品多次在全国工艺展中获奖,为绢花艺术再添新彩。1982年年仅28岁的金铁铃做的绢花就在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同行业评比中获得金奖、银奖。1984年随北京市青年代表团访问日本,1995年到美国进行艺术交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


       关于为何在“花儿金”家族中男性善于做花的问题,金铁铃笑着告诉我们,艺术关键是在于人的灵感,并不存在时间和性别的差异。自己虽然是男性,但是我们后代的身体里遗传着的是我们先辈的艺术基因,可以说是在我们的家庭里人人都会用绢做花。  




       可以说是北京绢花艺人的指间春风,使朵朵绢花千姿百态,姹紫嫣红,也越来越受到现代人的喜爱。为此,金铁铃也深有感触,认为自己作为“花儿金”的第五代传人,有责任重新归队,为拯救这一民间工艺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让快要凋零的“京花”重新绽放出夺目的风采。(记者高杨 吕丽达) 

原文章登载于2009-6-24,今发布稍作修改。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