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文保志愿者曾一智病逝,“笔战推土机”保护古建筑19年

中华儿女 2020-05-13 16:17:30


  昨天下午4时34分,著名文保志愿者曾一智的女儿,在母亲的微信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慈母曾一智于今日中午因病去世,感谢所有挚爱亲朋的关心与问候。遵循遗嘱将不举办追悼、告别仪式,同时也希望不要有任何以她名义举行的纪念活动。请让她安静、祥和地去天堂,不带任何牵挂。就让她和她的故事、她的老房子们,静静地留在我们的心里吧。女儿田田。”

 

  这位曾实名举报北京刘老根会馆破坏文物、为保护东北中东铁路历史建筑多方奔走的“文保斗士”,走完了自己63年的人生。


1

结缘老房子

  曾一智1954年出生于北京,曾任黑龙江日报社资深记者,高级编辑。著名文物保护志愿者、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第一名个人会员。

 

  她63岁的人生旅途中,有19年系在了文化遗产保护。她奔走于北京、黑龙江等全国多地,为了让那些“老房子们”留下来。

 

  1998年春节前,在黑龙江日报社副刊部工作的曾一智,参与创办《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新闻版,成了《城与人》专刊编辑,由此与文化遗产保护结下不解之缘。

 

  《城与人》创刊号是《穿越博物馆广场》,文章追述了圣·尼古拉大教堂被红卫兵摧毁的过程。曾一智为此采访了一个月。其间接触到的人和事,使她蓦然发现:这座城市竟然丢失了那么多珍贵的记忆!

 

  “那时的晚上,有些花园洋房里会随着丁香花的芬芳飘出钢琴声。绿树鲜花掩映的城市角落中,有时还能瞥见翩然起舞的身影。由视觉、听觉甚至嗅觉组成的立体印象,使我们感受到这座城市与其他城市不同的风貌和风韵……”记忆中的哈尔滨,美轮美奂。

 

  然而,这一切已恍若隔世。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许多昔日的优美建筑已经或正在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就如同美妙的乐章失去了某些音节,不再悦耳。不忍看那样的美在眼前陨灭,社会责任感让她热血沸腾。“失忆的民族多么可怕,我们应该为城市留下可触摸的历史见证!”带着记者的笔和对这座城市的深深眷恋,曾一智出发了。



2

“笔战推土机”

  为保护黑龙江、北京、东三省中东铁路沿线等地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建筑,她多方奔走。

 

  记者出身的曾一智拿到过中国新闻奖、黑龙江新闻奖和黑龙江报纸奖。这份经历让她比文保专家们多了一份“犀利”,极重留证与法律,举报时直打七寸。

 

  做记者时,她写报道、写内参,找有关部门领导提建议,去省人大旁听发言……还曾自费前往多地调查取证,从文保区里发展出了不少“线人”,也得罪了很多开发商。在呼吁保护文化遗产的过程中,多次遭到殴打和威胁,拆迁现场钉子户的“待遇”她都遭遇过。

 

  2002年9月的一天,曾一智在哈尔滨车辆厂搬迁改造现场拍照时,一个壮汉一把将她抡到一边,抬手抢走了相机。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抢回相机并大喊:“你破坏文物已经犯法,再打记者就是罪上加罪!”

 

  威胁是轻的,还有匿名恐吓信、跟踪、相机被抢,甚至是2007年7月,在某强拆文物建筑的院内被打伤住院。2011年8月向东城区文委实名举报刘老根会馆一事,成为她最具代表性的一次举报。这里原本的晋翼会馆,是原崇文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属不可移动文物,却在建设中,文物本体遭到破坏。

 

  曾一智知道,保护老建筑的愿望必须通过文物、规划等政府职能部门才能实现。给他们写建议不能随便发牢骚、泄怨愤,必须调查到位,有理有据;与开发商、“主拆派”抗衡论战,也必须依法依规。为此,除了马不停蹄实地调查,她还长期泡图书馆、档案馆,采访专家学者。日积月累,她自己也成了《文物保护法》、《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等方面的专家。见过太多历史建筑改造败笔之后,她对某些“迁建”、“复建”等噱头早已看透,“现代技术完全能够加固修缮,怎能动不动就推平了事?”

 

  这注定是一段孤独而艰辛的旅程。维护公益之难,就在于它的利益主体是分散的。当推土机碾断城市的历史脐带,曾一智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有关领导和职能部门写建议信,“笔战推土机”!



一座桥的情结


  2016年,曾一智身患癌症,开始进行化疗,今年1月,曾一智的病情出现恶化。但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病床上的曾一智最惦记的是一座桥。

 

  由于哈尔滨火车站实施改造,与火车站邻近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霁虹桥的命运备受关注。是原状保留91岁的霁虹桥,还是改变这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尽快将高铁引入城市中心?

 

  那还是2009年,曾一智找到了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单霁翔,和省市领导提出建议,希望能在原址原状保护霁虹桥同时,解决现代交通技术问题的合理化建议。不久后,保护方案获得单霁翔批示,霁虹桥也被公布为第七批国保。

 

  但霁虹桥这一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未能就此逃脱“现代化改造”的命运。去年底,为配合黑龙江省哈尔滨火车站枢纽改造工程,哈尔滨市政府启动实施了霁虹桥改造方案,原址保护方案也获国家文物局批复。

 

  曾一智曾就此向国家文物局提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并于今年1月30日获得复函。其中加长霁虹桥总跨度的内容令她忧虑,“那样的话,霁虹桥能保持文物原状吗?”她一直关注着进展。2月10日,哈尔滨市交管局等部门发布通告,其中称为配合霁虹桥连接桥建设工程的施工,将部分封闭霁虹街交通。

 

  从2016年直至因癌症病逝前,曾一智在为哈尔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霁虹桥”的依法原貌保护而奔走呼吁。2017年2月19日,曾一智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逝世,享年63岁。霁虹桥的保护方案也未能如愿。

 

  “其实,2016年我是在不断发现第七批国保中东铁路历史建筑被违法破坏的举报和始终不见查处结果的等待中度过的。四月十五日下午去铁建办开关于霁虹桥改造方案的座谈会,我在会上声称要用生命来保护霁虹桥,是由于上午刚拿到癌转移的复查结果。”

 

  “那些不被珍惜的文物,难道只能留下美丽的灵魂,和珍惜文物的人们在天国的花园相聚?”通过曾一智的微信、微博可以看出,她在临终前一年当中,一直带着病痛参与霁虹桥的保护行动。

 

  文保志愿者认为,让曾老师最为牵挂的,还是霁虹桥的保护方案,如果能原貌保存,将是对曾老师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


来源:法制晚报、新京报、澎湃新闻、人民日报等


编辑:赵汉琪



        中华儿女

家国天下,民族脊梁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