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界的各派别(八):高手聚集的江湖散人派

打脸啪啪啪 2018-02-13 21:05:49

散人在江湖中并不少,他们并没有自己的门派,但又拥有高超的武艺,在江湖中也是有名有号的。武林热闹的大事件中也少不了他们露脸,因为名气大也导致江湖经常出现假借其名的文章出现。

许小年是经济学派中有名的散人,他1953年生人,1981年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工作几年后出国深造,1991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博士学位。,但是放到清末到现在的背景看,这种学习经历也算不上大咖。毕业后在美国呆到1996年,随后回国在美银美林工作一年后,加入中金成为研究部负责人,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资本市场研究的领军人物,不像现在都是任教主这样的网红。许小年2004年加入加入中欧商学院。

许本人有侠客的气质,这种气质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是犬儒盛行的年代中显得尤为珍贵(他给歌功颂德派起了个外号,叫歌德派),所以在散人中许小年的名气不小,江湖地位是有的。他对宏观政策、国企改革都有清晰的观点,他反对凯恩斯主义,反对国企的一切,逻辑通透,与主流观点截然相反,提醒着国人风景是这样的。

他是清醒的,在中国推出四万亿政策的时候就强烈反对,提出凯恩斯主义不能解决中国问题,。许小年反对的理由是这些项目的投资回报率不行,而且质疑了四万亿项目的决策过程很仓促。他的建议是将四万亿分给老百姓,因为这样能创造更多就业也,许小年一直认为四万亿创造的就业不多。但根据蔡昉的测算,四万亿投资可以创造5000万人的就业,当年政府设定的目标是900万,也就是创造了至少5年的新增就业。

许小年的观点非常悲观,并不看好中国经济改革,在知识产权、要素市场、法治建设建设多方面都有非常大的不足,他曾称中国改革开放还需要走300年。这在中国知识分子中极为少见,也更显得稀缺,毕竟解读政策稀奇百怪逻辑不通的学者比比皆是甚至是社会名流。他对一些误导人的言论专家不屑一顾,而且会毫不避讳的公开批评甚至讽刺,比如他公开批评别人斯文扫地,成为他的一个梗。

许小年有知识分子的风气,但是也有很多可爱的傲气,打脸君后来研究了下,傲气是经济学界50后的特点,大家不信可以自己看看周边50后的精英们是不是都有点傲气?清华钱也是50后啊。,50后整体气质比民国的何廉那部分人还是分别很大。但打脸君认为这是这代人的一个技巧,即如何获得更大的关注。许小年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他曾直言不讳称这是一种技巧。

现在经济学常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稀缺,对经济的理解也不像改开后第一代青年学者那么天真了,经常炫基本常识,但是有时难免逻辑发生跳跃。或许由于和一年交几十万来上课的土老板们接触多了,许小年开始涉猎其他新兴行业,并用这些行业的例子来论证他的一些想法。但是这就好像一个讲师在用一个过时的PPT(清华有,,但实际上看的不深说的不透,有点那个了。

另外一个是翩翩君子陈志武,1962年生人长相成熟,近年开始控制身材。陈志武也是有大侠风范,但是同许小年相比,为人和善平和很多,陈和人打交道谦逊平和,并对所有媒体都比较善意,口碑较高。陈志武国内院校一般,1990年获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在美国大学任教,1999年转任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现任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不仅仅是教学还有做一线投资。由于逐渐在中国媒体发表文章,随着曝光率的提升,陈志武在国内知名度也急剧上升。

陈志武更加务实,学术水平也高,华人中比较靠前,比其他散人江湖地位要高,且没有许小年们的傲气,或许这是60后和50后的区别所在。陈志武分析问题更加犀利,而且逻辑和事实清晰,理论和实际结合非常好,对于务实推动建设性的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樊纲也是一个功力极高的散人,两度入选央行货币委员会,是国内第一人,侧面也说明,央行挑三拣四实在找不到和此职位匹配的人了,可见对樊纲是多么的肯定。樊纲1953年生人,也是50后,傲气也是有的,但相对缓和一些,毕竟是50后嘛。樊纲河北大学毕业,,期间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两年。,随后担任国内影响力第一的学术期刊《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1995年脱离官方正式系统,进入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该基金会也是半官方智库机构,但是樊纲的知名度大于这个机构本身。此外,他还在众多其他NGO智库机构任职,影响力多年不降。樊纲的基本功好,会直接拿出模型来拷问大家,,同时,樊纲又能将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日常工作又是和政策相关,实际上充当了政府政策解释和推进的角色,由于身份相对灵活,在江湖中相对滋润。

夏斌也算一个江湖散人,,一直活跃在国内经济学界,夏斌1951年出生,也是50后当然也有50后的那种傲气,对其他人也嗤之以鼻,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财政部,随后进入央行,又考上人民研究生院第一届研究生,期间在日本学习过一段时间。夏斌是国内接触金融领域比较早的那一批,改开后金融人才奇缺,夏斌脱颖而出。随后进入央行进入研究所,1993年进入证监会,并担任深交所总经理,1996年再度返回央行系统,2002年从央行离开前任非银机构监管司司长,,直到退休职位也没有到副部。夏斌由于有理论功底,又有金融系统一线工作经验,对金融改革有独到的见解,并对现有政策有不少批评。退休后,夏斌并没有空闲下来,而是不断组织各种论坛,推动经济学的发展,颇为可爱。

散人很多,本文仅举了四个学者做代表,不一而足。散人们影响力很大,对现有体制是个冲击,越多散人的出现证明江湖繁荣,旧系统的瓦解。经济学界的散人们也有回归体制的愿望,比如许小年就有明确表示有此意向(进入真正的体改委)。但是更有可能的是,散人们自己开创一个门派,目前看60后的散人们最具开创新门派的希望。


本人用拼音输入法,除了发稿前删掉点评直接批评的人,毕竟还得混江湖啊,其他检查不周,如有错误还请海涵。

转载请注明公众号,江湖道义不能不讲啊。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