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打吊针 耐药穿盔甲

颐之道 2020-05-30 13:15:14

最近患感冒、发烧、扁桃腺发炎的人似乎较多,我从朋友圈看到有人在医院打吊针的照片,还可怜兮兮地说:感冒总也不好,反反复复,有没有灵丹妙药,希望能尽快好起来。


我爱管闲事的瘾又冒头了,回复说:一般性的感冒和扁桃腺炎发烧不需要打吊针,抗菌药用多了会导致细菌耐药,以后再生大病需要使用抗菌药时,可能无药可治,后悔不及。


朋友回复说,谁生病谁难受,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尽快治好了再说。


大城市里的人如此,在农村,这种现象更普遍。


每次我去乡村卫生院,总会看到有打吊针的人。乡村医生说,农村人就喜欢吊水,好的快,效果明显。但是严重的后果呢?管不了。


前不久我也感冒发烧了,问学药学的儿子,该吃什么药。他说不用吃药,好好休息多喝水。


根据我最基本的医学常识,我不会选择去医院打吊针,但我还是希望吃药缓解症状。


我坚持问儿子,咳嗽和嗓子疼该吃什么药。他开出的药单子简直太普通了:感冒通、甘草片和冬凌草片。


生病很难受,即使是普通的感冒也会头疼、流鼻涕、嗓子疼、浑身无力,谁不想很快恢复健康呢?但生病这种事同样需要时间来治愈。五天后,我的身体痊愈了。


感冒到底要不要打吊针?几天前,我在北京大学参加第二届北大-盖茨结核病议题与健康传播媒体记者培训班上,见到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肖永红教授。



这位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卫计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介绍了关于《抗生素耐药的现状、挑战与预防》的研究成果,特别将细菌耐药机制形象地用动画片《忍者神龟》中的角色进行了通俗易懂的诠释。


他告诉我们说,他儿子发烧38.5度以下不用吃药,普通感冒、嗓子疼和拉肚子不必服用抗菌药。

肖永红提醒说,耐药菌导致的病死、治疗期都增加一半,造成社会经济成本上升,其死亡案例已经超过肿瘤患病案例。


什么是耐药?肖永红教授形象地说:耐药穿上一个盔甲,抗菌药杀不了我,它就肆意生长。


美国超级耐药菌为什么引起关注?美国艾滋引起的死亡人数不及一个超级耐药菌引起的死亡。艾滋病死亡是1万多例,但美国一个超级耐药菌就死亡了两万例,直接经济损失是200亿美元,生产力损失150亿美元。


英国做了一个报道,英国首相顾问发布报告,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到2050年,全世界每一年因耐药菌死亡人数超过一千万,这个数据是相当吓人的,是重新回到导致人类死亡的第一位原因。

耐药菌导致病人住院的时间延长一半,病死率增加一半,药物使用也增加一半等。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在2016年9月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全球领导人汇聚一起,就细菌耐药性这一全球性问题进行商讨解决方案。


在此次大会上,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DrMargaretChan)就细菌耐药性做了演讲,呼吁全球重视该问题。


她指出,细菌耐药性是一个全球危机,就如一场缓缓推动的海啸。目前形势很糟糕,而且正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就在的8月份,由于耐药性病原菌的增加,WHO迫不得已修改了衣原体、梅毒和淋病的治疗指南。


目前的趋势是,一种很普通的疾病(比如淋病),可能变得无法治疗。医生面对患者可能不得不说:“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陈冯富珍博士提出,抗菌药物滥用主要面临两个难题:


未充分使用和过度使用导致脆弱的药物在对抗致病菌中失败;细菌耐药性的发生超过抗菌药物的研发能力。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仅仅有2类新的抗菌药物进入市场。由于罕有替代药物,我们正进入一个后抗菌药物时代,在这个时代,普通的感染(尤其是革兰阴性菌感染)将再次成为难以阻挡的杀手。


几乎对目前所有抗菌药物耐药的超级细菌已经在全球各地医院和重症监护病房出现。2015年,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一项全球行动计划打击抗菌素耐药性,而现在,我们必须要看到行动了。


陈冯富珍博士提出了一系列对策、建议:


发掘一种激励措施,来重新开创像1940-1960年那个时期一样抗菌药物多产的时代;


仅存在病毒性感染的患者,比如普通感冒或流感,要禁止他们应用抗菌药物,医生应拒绝为他们开具抗菌药物处方;


执行更完善的诊断性检查,抗菌药物的应用要基于确定的检查结果来进行;


疫苗来预防传染性疾病;


控制食品行业大量抗菌药物的应用;


对人类医学至关重要的特殊抗菌药物(WHO列出了清单),不应该用于畜牧业或农业;让消费者知道无抗菌药的肉才应是他们的首选。


细菌这么小,为什么这么难弄它?



肖永红说,细菌耐药是一个很细小的精灵,它也要活下来,它是一个生命,也会抵抗。抵抗在自然界中会自然的发生,但发生的很少,因为没有抗菌药,有抗菌药,会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耐药,细菌变得刀枪不入,各种各样的武器打不进去,这是超级耐药的情况,耐药机制超级复杂。

针对耐药的情况,肖永红用《忍者神龟》这个动画片,举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第一个办法:主动出击,破坏抗菌药物。



第二个办法:我打不赢就跑,所以把自己穿上一个坚硬的外壳、铠甲。



第三个办法:把城墙筑得非常强大,门关起来,抗生素进不去,我在里面的日子很舒服。



第四个办法:城池泛滥,但不会淹,因为在城门上加了水泵。



肖永红总结说,细菌虽然是非常小的东西,但非常聪明,它所想到的,我们人类都没想到,因此它会这么耐药,要把它干掉很困难。


细菌耐药会卷土重来,导致的情况很严重。


我们在历史上只消灭了一个感染性疾病即天花,人类已经感染了这么多年了,要控制疾病相当不容易。


细菌耐药很厉害,把基因通过各种方式传播给同胞,到处散发,一发而不可收拾。


耐药的发生是由于不断的加码导致层层加码,如果不用抗菌药会否逆转?会!肖永红斩钉截铁地说。


只要合理使用耐药性,一定会下来。因为不可能不用,感染了还得用,因此这条路走不通,因此,只有合理使用。


如果耐药处在非常低的水平,没问题,感染以后其他很多药都可以用。


美国的麦当劳、披萨店、快餐店说,我们吃的动物肉里没有抗菌药,这不是噱头,而是真的采取了行动。


中国人要知道什么是抗菌药,改变一些错误观念,如抗菌药是消炎药,抗菌药是感冒药,抗菌药能退烧,这个是不对的,不要一发烧一感冒就用抗菌药,这是不对的。


感冒不用抗菌药,急性支气管炎也不用抗菌药,咳一点、发一点烧用抗菌药没有用,咳痰不是浓痰用抗菌药没有用。所以很基层的公众素养需要靠公众的教育去做的。


就像许多事情都是需要从自身做起一样,我们自己可以控制耐药。肖永红强调说:“现在的问题是要控制耐药,这是世卫组织的宣传口号是:‘今天不行动,明天就没有药了。’”


为什么要这样讲?肖永红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要控制耐药,我们只有少用一点药,鼓励更多的人合理使用抗菌药。抗菌药相当于挖金矿一样,一开始很容易,到后面是沙金,之后连沙金都没有了,找到抗菌药越来越难。如果我们不控制合理用药,我们将没有抗菌药可用。



Copyright © 北京伴娘礼服价格联盟@2017